WIFI王木木

「李易峰陈伟霆」~笔芯

给木木打call

想回去了,才回来( •̥́ ˍ •̀ू )

[霆峰衍生]同行相吸 2

桔小梗:

教练系列


2、

林皓并非专职教练,他是医生,白天晚上两班倒,起初让他来帮忙带课,他内心拒绝,却因馆长是当初考黑带四段时的教练,恩师开口,多说几次便说服了他。反正再忙也就一个多月,寒假高峰过去以后,道馆人手就排得过来了。

排给林皓的是周三和周五晚上八点的少儿班,一班十五个学生,要配三个教练。常规的手部和腿部练习以后,林皓教大家对抗动作,他站在一群小朋友面前很放松,至少比跟病人和病人家属打交道放松。

“你们都已经绿带了……哇还有几个绿间蓝,很厉害哦。”林皓啪啪啪鼓掌。

小朋友骄傲挺胸站得笔直。

“所以如果你们在外面被坏蛋欺负——哪怕是比你们强壮的坏蛋,你们也有本事打败他,对吗?”

大家点头的摇头的毫不统一。

“来,王教练。”林皓示意助理教练上前,“王教练比我高比我壮,他打我,我该怎么反击呢?”

两人互鞠躬,王教练一把扣紧林皓肩膀,提膝向他腹部顶去。林皓侧身避开,顺势抓住王教练胳膊,抬腿往他脚踝处用力一扫,把人扫倒后扬拳就打。拳面即将砸到脸时才收回,却依旧单腿跪压住王教练不让其起身。林皓边保持这个姿势边说,“我们学习跆拳道是为强身健体,不是为了出去打架。但如果被人欺负,我们也必须懂得保护自己,知道怎么反抗。”他想起上周末酒吧里的遭遇,强调道:“要敢于反抗,别被比你强壮的对手吓到。”

上完课送走小朋友们,林皓换好衣服准备回家,走到扶梯口时抬头看看,九点多,好些商家已经要打烊了,卷帘门半拉下来,只有四楼那家健身房,占着环形走廊半圈门面,灯火通明。林皓稍做犹豫,走向往上的扶梯。

他进门就碰到在前台的陈伟霆,陈伟霆意外道:“林教练?来健身?”

林皓自己都没想好自己干嘛来的,眯眼打量张贴的课程表,慢吞吞地说:“我找你们这个教练。”

陈伟霆看他指的名字,越发奇怪,“陈霆,教搏击课的。”

“嗯。”林皓笑了,“很会打的那个,我找他。”

“你等会儿,我叫他出来。”

陈伟霆搞不懂,跆拳道黑带难道不会打?还要学搏击?没可能啊。跟陈霆有私交?没听说啊。

他转了一圈,在更衣室看到陈霆,一巴掌拍背上,“喂,楼下那个姓林的找你。”

“谁?”陈霆恶狠狠回头。

“林什么来着,是叫林皓吧。”

陈霆把擦汗毛巾往洗衣篮里一丢,浑身煞气地走出去。

林皓今天穿的休闲,套头卫衣,羽绒服拉链敞着,戴了顶毛线帽,还背着双肩包,完全没有攻击性的样子。但陈霆没好气地往他面前一站,生硬道:“林教练。”

“林皓,我叫林皓。”

陈霆皱眉看他,浑身防备。前台小姑娘和尾随出来的陈伟霆则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俩。陈霆对林皓抬抬下巴,把他往拳房那边领。

拳房门一关陈霆才道:“这又是唱的哪出?”

林皓摘了背包,连带外套一起靠墙放,道:“唱和。我有必要对上周末的事做解释,你女朋友,她请我配合她演戏给你看,我才会跟她跳舞。当然,抱歉,我戏有点多,演过了——但我也没想到你会动手,所以,”林皓提议说:“我们再打一次。”

这简直“不会做饭的厨师不是好司机”style,全无逻辑可言,简直有病。然而病毒传染,陈霆动动脖子,“来。”

“上次算我耍诈,这次全力以赴。”林皓说着已经脱掉鞋,踩了踩弹性的地垫。

陈霆边缠拳带边说:“你们跆拳道非得光脚?”

“习惯而已。”林皓指自己那双短靴,“穿这个也不方便。”他又是一笑,红唇齿白的少年样,道:“霆哥,可别专踩我脚啊。”

陈教练,霆哥,转换的挺自然。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陈霆冷哼一声,也脱掉了鞋。



张启山带人训练带到十点整,健身房开始清场了,他是最后出来的教练。陈伟霆在办公室整理这几天打过卡的会员手册,大家状态怎么样,训练强度是否合适,较之以前有没有进步,维持现状还是要做调整……隔段时间就得小结一次。

张启山推门进去,“William。”

“嗯。”陈伟霆头也不抬。

“跆拳道馆那个林教练跟阿霆以前认识吗?”

天塌下来张启山也是这种没起伏的腔调,陈伟霆听不出他指什么,依旧专注于手册。

“拳房那边,你最好去看看。”

陈伟霆腾地站起身。

拳房里一场恶战,两人都打红了眼,林皓用腿锁紧陈霆的肩膀脖子,陈霆掰着他整个人翻转一圈,挣脱桎梏轮拳就打。林皓立刻躬身抱住他腰,眼看又要摔下去,陈霆发狠一记肘击,骨骼和肌肉碰撞发出的闷响听得人心惊胆战。

陈伟霆冲上前想分开他俩,一阵拳风擦着脸扫过,这动真格的!“阿霆!”他大声喝止,先截了陈霆的进攻再叫张启山帮忙拉走林皓,这才注意到陈霆耳朵后面流血了,鲜红一道顺着脖子蜿蜒下来,渗进圆领衫领口。

林皓脸颊也挂了彩,正撑着腰揉着后背。如此惨烈的实战对抗,自健身房开业还是头一次,陈伟霆老半天回不过神,说不出话。陈霆和林皓身体虽然分开了,却仍互相瞪视着,仿佛用眼神继续厮杀。

突然林皓笑出声道:“你可以的!”

陈伟霆明显感觉自己手掌下陈霆紧绷的肌肉放松了,陈霆摸摸耳后的伤口,指尖蹭了点血举到眼前看看,回道:“你也是。”



在yys那边,我们可是管草叫霸霸的。
你们造他多厉害吧!
所以这对的画风,真的,写出来我好害怕,快抱紧我(T_T)

[霆峰衍生]同行相吸 1

桔小梗:

教练系列


1、

教搏击教的久了,什么会员都能碰到,而且搏击课跟教练互动更频繁,彼此间关系更容易熟络。本着顾客是上帝的原则,有些会员就算陈霆再不感冒,该应付的时候也还是要应付一下。

比如现在,他坐在音乐吵闹的夜店里,身边围着几个打拳打到被他圈粉的男会员,左一声霆哥右一声霆哥,叫得陈霆浑身不自在。都是家里条件优渥的小年轻,整日不用工作,没事就泡在健身房消耗精力和时间,陈霆带他们带了有段时间,发现这帮人身手没长进,套路倒是学得快。估摸香港电影看多了,尽有些大哥小弟的幻想,泡个夜店都要拉出巡街的架势。

陈霆很想跟这帮热血青年划清界限,可一想他们买课程时的豪爽劲,硬是说服自己再忍忍。他烦躁地从烟盒里拿烟,旁边立刻有人擦亮打火机,这下陈霆连抽烟的欲望也没了,看着乱哄哄的舞池尽情发呆。

他都忘了他是带女伴来的,因为兴致不高懒得动,女伴赌气撇下他独自去跳舞,跳着跳着就没了影,直到有个小年轻上厕所回来,慌里慌张地凑到陈霆面前,“霆哥!嫂子被人泡啊!”

这他妈都什么事?他跟女伴的关系虽说是各玩各,那也不至于能自由到当着他面就跟别人好。陈霆顺着小年轻手指方向往舞池最偏的角落里看,一个男人背对这边,姿势暧昧地搂着他身材热辣的女伴。

那男人穿的显然还是白天上班的衣服,衬衫扎进西裤,肩膀显得格外端正,腰背也挺直。陈霆职业病作祟,多看几眼他包裹在西裤布料里的屁股,臀大肌偏弱,得练。

陈霆推开桌子往那边走去,几个会员摩拳擦掌地兴奋跟上,他女伴越过男人肩头看到他,挑衅似的往男人怀里贴得更紧。陈霆便又突然没了心情,转身想走,无奈他那些脑残会员挤着他继续往前,嘴里还嫂子嫂子地嚷嚷。

“你男朋友?”陈霆听到一个清亮的声音,说话带笑,语调不屑地上扬,“晾你晾了这么久,这会儿才知道紧张你?”

有点意思哈。

陈霆走到跟前,终于看到男人的脸,五官跟身材一样让人赏心悦目,真的只有臀大肌偏弱。

“哥们,”陈霆也笑,“撬墙角呢。”

男人无辜地抬起双手,表示纯属双方自愿。

陈霆冲女伴伸开一条胳膊,“玩够没有?过来。”

他女伴见好就收,要离开男人怀抱却被男人箍住腰道:“跳完这首再走。”

刚才还很放得开的辣妹顿时僵掉了,调情化作尴尬,看向陈霆的眼神也变得惊慌。陈霆忍了一夜的不耐终于要倾泻而出,他更近一步,近得能握住对方小臂,拉扯中不带犹豫,对抗姿势一旦形成,接下去的动作就成了本能。

陈霆专挑脆弱部位打,本以为这男的腹部应该跟他端正的肩膀挺直的腰背一样结实,抗揍,却不料一击重击落下去,立刻陷入柔软的触感中。再想收力已经来不及了,男人被打得闷哼弯腰,两手猛地抓紧陈霆衣袖稳住身体。

打架并非陈霆本意,尤其是看到对方痛苦的皱眉闭眼,牙齿咬住嘴唇发出呻吟气音,他当即理智回归,下意识要去搀扶。两人交叠的胳膊成了支撑点,反转瞬间发生,陈霆被突然扫来的侧踢踹翻在地,男人直接压上,竟用跨坐的姿势锁住他两条腿,扬起拳头砸向他的脸。



隔天Bill上班看到陈霆,惊讶张大嘴,陈霆嘴角紫红表情阴郁地坐在办公室里,陈伟霆拿着冰包蹭他破皮那块,边蹭边数落,“多大年纪人了还跑夜店去打架,这两天休息得了,不然这副样子怎么带会员?”



陈霆夺下冰包丢桌上,没好气道:“怎么带,言传身教地带!”他指自己嘴角,“要么不打,要打就往死里打,不然碰到个扮猪吃老虎的,你脑子转的没人翻脸快!”

“谁啊这是?”Bill终于听出了大概,搬椅子坐陈霆面前,笑道:“挺能耐的。”

陈霆腮帮子发紧,咬牙道:“别再让我碰到他。”

就因为昨晚这一出,陈霆午饭都没准备,几个人中午去商场里吃。餐厅在一楼,他们从四楼坐扶梯逐层往下,二楼有家跆拳道馆,一个穿白色道服的中年人站在门口,黑色腰带镶着金色刺绣,见到他们便笑着打招呼。

“馆长好。”陈伟霆客气回应。

“这学生一放寒假课就排的多。”馆长跟他寒暄,“你们那儿也是吧。”

陈伟霆点点头。

跆拳道馆两扇玻璃门从里推开,有人走出来,一样的白道服,黑腰带,低头专注地摁着手机。

馆长拉住他向陈伟霆介绍道:“我刚请的教练,小林。”又把陈伟霆他们介绍给自己人,“林皓,这几位是楼上健身房的教练,大家同行,以后多交流。”

陈霆站在陈伟霆身后,看清林皓那张脸的瞬间,只觉得嘴角裂开似的疼了起来。




搞事情(•‿•)

【霆峰】我就那么一写(一发完)

我选择下海:

您就那么一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


500fo梗概文, @糯米桃 的点梗,教练霆X吃货峰


北鼻,感受我!



今宵有车今宵醉

看到空白的两天,好激动!!!